欲两足之不痿

日期: 2020-03-18 02:29 浏览次数 :

温病后,阴液已伤,虚火烁金,肺热叶焦,则生痿 。两足不能任地,咳呛咯痰不爽,谷食减少,咽喉干燥,脉濡滑而数,舌质红苔黄,延经数月,恙根已深。姑拟养肺阴,清阳明,下病治上,乃古之成法。

南沙参 川石斛 天花粉 生甘草 川贝母 嫩桑枝冬瓜子 怀牛膝 络石藤 甜光杏 栝蒌皮 肥知母活芦根

前进养肺阴清阳明之剂,已服十帖,咳呛内热,均见轻减。两足痿软不能任地,痿者萎也,如草木之萎,无雨露以灌溉,欲草木之荣茂,必得雨露之濡润,欲两足之不痿,必赖肺液以输布,能下荫于肝肾,肝得血则筋舒,肾得养则骨强,阴血充足,络热自清。治痿独取阳明,清阳明之热,滋肺金之阴,以阳明能主润宗筋而流利机关也。

大麦冬 北沙参 抱茯神 淮山药 细生地 肥知母川贝母 天花粉 络石藤 怀牛膝 嫩桑枝

五脏之热,皆能成痿,书有五痿之称,不独肺热叶焦也。然而虽有五,实则有二,热痿也,湿痿也。

如草木久无雨露则萎,草木久被湿遏亦萎,两足痿 ,亦犹是也。今脉濡数,舌质红绛,此热痿也。叠进清阳明滋肺阴以来,两足虽不能步履,已能自行举起之象,药病尚觉合宜。仍守原法,加入益精养血之品,徐图功效。

北沙参 大麦冬 茯神 淮山药 川石斛 小生地肥知母 怀牛膝 络石藤 茺蔚子 嫩桑枝 猪脊髓 虎潜丸

程左 初病香港脚浮肿,继则肿虽消而痿软不能步履,舌淡白,脉濡缓,谷食衰少,此湿热由外入内,由肌肉而入筋络,络脉壅塞,气血凝滞,此湿痿也。经云∶湿热不攘,大筋软短,小筋弛长,软短为拘,弛张为痿是也。湿性粘腻,最为缠绵。治宜崇土逐湿,去瘀通络。

连皮苓 福泽泻 木防己 全当归 白术 苍术陈皮 川牛膝 杜红花 生苡仁 陈木瓜 西秦艽紫丹参 嫩桑枝

另茅山苍术,米泔水浸七日,饭锅上蒸九次,晒干研细末。加苡仁米,酒炒桑枝,煎汤泛丸。每服,空心开水吞下。

原注∶服此方五十余剂,丸药两料,渐渐而愈。

李左 两足痿软,不便步履,按脉尺弱寸关弦数,此乃肺肾阴亏,络有蕴热,经所谓肺热叶焦,则生痿是也。阳明为十二经之长,治痿独取阳明者,以阳明主润宗筋,宗筋主束骨而利机关也。症势缠绵,非易速痊。

南北沙参 鲜生地 川黄柏 丝瓜络 川石斛生苡仁 肥知母 大麦冬 陈木瓜 络石藤 虎潜丸

手足痹痛微肿,按之则痛更剧,手不能招举,足不能步履,已延两月余。脉弦小而数,舌边红,苔腻黄,小溲短少,大便燥结。体丰之质,多湿多痰,性惰躁急,多郁多火,外风引动内风,挟素蕴之湿痰入络,络热、血瘀不通,不通则痛。书云∶阳气多,阴气少,则为热痹,此症是也。专清络热为主,热清则风自熄,风静则痛可止。

羚羊片 鲜石斛 嫩白薇 生赤芍 生甘草 茺蔚子 鲜竹茹 丝瓜络 忍冬藤 夜交藤 嫩桑枝 大地龙

前清络热,已服十剂,手足痹痛十去六七,肿势亦退,风静火平也。惟手足未能举动,舌质光红,脉数渐缓,口干欲饮,小溲短少,腑行燥结。血不养筋,津液既不能上承,又无以下润也。前方获效,毋庸更张。

原方去大地龙,加天花粉。

又服十剂,痹痛已止,惟手足乏力。去羚羊片、白薇、鲜石斛,加紫丹参、全当归、西秦艽、怀牛膝。

腰髀痹痛,连及胯腹,痛甚则泛恶清涎,纳谷减少,难于转侧。腰为少阴之府,髀为太阳之经,胯腹为厥阴之界。产后血虚,风寒湿乘隙入太阳、少阴、厥阴之络,营卫痹塞不通,厥气上逆,挟痰湿阻于中焦,胃失下顺之旨。脉象尺部沉细,寸关弦涩,苔薄腻。

书云∶风胜为行痹,寒胜为痛痹,湿胜为着痹。痛为寒痛,寒郁湿着,显然可见。恙延两月之久,前师谓肝气入络者,又谓血不养筋者,理亦近是,究未能审其致病之源。

鄙拟独活寄生汤合吴茱萸汤加味,温经达邪,泄肝化饮。

紫丹参 云茯苓 全当归 大白芍 川桂枝 青防风浓杜仲 怀牛膝 熟附片 北细辛 仙半夏 淡吴萸川独活 桑寄生

服药五剂,腰髀胯腹痹痛大减,泛恶亦止,惟六日未更衣,饮食无味。去细辛、半夏,加砂仁,半硫丸吞服。又服两剂,腑气已通,谷食亦香。去半硫丸、吴萸,加生白术、生黄 ,服十剂,诸恙均愈,得以全功。足见对症用药,其效必速。

汪翁 腰痛偏左如折,起坐不得,痛甚则四肢震动,形瘦骨立,食少神疲,延一月余。诊脉虚弦而浮,浮为风象,弦为肝旺。七秩之年,气血必虚,久坐电风入肾,气虚不能托邪外出,血虚无以流通脉络,故腰痛若此之甚也。拙拟大剂玉屏风,改散为饮。

生黄 青防风 生白术 生甘草 全当归 大白芍浓杜仲 广木香 陈广皮

原注∶此方服后,一剂知,二剂已。方中木香、陈皮二味,止痛须理气之意也。

黄左 髀部痹痛,连及腿足,不能步履,有似痿 之状,已延两月之久。痿 不痛,痛则为痹。脉左弦滑,右濡滑,风寒湿三气杂至,合而为痹,痹者闭也,气血不能流通所致。拟蠲痹汤加减,温营去风,化湿通络。

全当归 大白芍 桂枝 清炙草 紫丹参 云茯苓秦艽 牛膝 独活 海风藤 防己 延胡索 嫩桑枝陈木瓜

陈左 风为阳邪,中人最速,其性善走,窜入经络,故肢节作痛,今见上下左右无定,名曰行痹。脉弦细而涩,阴分素亏,邪风乘虚入络,营卫不能流通。当宜和营去风,化湿通络。

全当归 大川芎 威灵仙 嫩桑枝 大白芍 晚蚕沙海风藤西秦艽 青防风 甘草

汪左 风寒湿三气杂至,合而为痹,风胜为行痹,寒胜为痛痹,湿胜为着痹。髀骨酸痛,入夜尤甚,亦痹之类。脉象沉细而涩,肝脾肾三阴不足,风寒湿三气入络,与宿瘀留恋,所以酸痛入夜尤甚也。拟独活寄生汤加味。

全当归 西秦艽 浓杜仲 云茯苓 大白芍 青防风川独活 五加皮 紫丹参 川桂枝 桑寄生 嫩桑枝 炙甘草 小活络丹 怀牛膝

沈左 脉滑而有力,舌苔薄腻,胸痛彻背,夜寐不安,此乃痰浊积于胸中,致成胸痹。胸为清阳之府,如离照当空,不受纤翳,浊阴上僭,清阳被蒙,膻中之气,窒塞不宣,症属缠绵。当宜金匮栝蒌薤白半夏汤加味,辛开苦降,滑利气机。

栝蒌皮 仙半夏 云茯苓 薤白头 江枳壳广陈皮 潼蒺藜 广郁金

谢左 左肩髀痹痛已久,连投去风之剂,依然如故。经云∶邪之所凑,其气必虚。气阴两亏,痰湿留恋经络,营卫不能流通。拟玉屏风散加味,益气养阴,化痰通络。

生黄 细生地 西秦艽 竹沥半夏 青防风 甘菊花广陈皮 炒竹茹 生白术 京玄参 煨木香 嫩桑枝大地龙 指迷茯苓丸

钱左 初起寒热,继则脐腹膨胀,右髀部酸痛,连及腿足,不能举动,小溲短赤,腑行燥结,舌苔腻黄,脉象濡滑而数。伏邪湿热挟滞,互阻募原,枢机不和。则生寒热。厥阴横逆,脾失健运,阳明通降失司,则生胀。痹痛由于风湿,经络之病,连及脏腑,弥生枝节。姑拟健运分消,化湿通络,冀其应手为幸!

清水豆卷 茯苓皮 枳实炭 嫩白薇 冬瓜子 通草全栝蒌 郁李仁 西秦艽 大麻仁 木防己肥知母 地枯萝

腑气通,脐腹胀势亦减。纳少,渴不多饮,小溲短赤,右髀部痹痛,连及腿足,不便步履,苔薄腻黄,脉象濡数。阴液本亏,湿热气滞互阻募原之间,肝失疏泄,脾失健运,络中风湿留恋,营卫不得流通,还虑缠绵增剧。再拟健运分消,化湿通络。

清水豆卷 连皮苓 枳实炭 益元散 天花粉 猪苓陈广皮 西秦艽 生熟苡仁 通草 大腹皮 地枯萝小温中丸 冬瓜皮

腑气通而溏薄,脐腹胀势已能渐消,小溲亦利,右髀部漫肿,痹痛大轻,但不便步履耳。脉象虚弦而数,舌边红,苔薄腻。阴分本亏,肝脾气滞,蕴湿浊气,凝聚募原,络中痰瘀未楚,营卫不能流通。效不更方,仍宗原意出入。

川石斛 西秦艽 地枯萝 冬瓜子 连皮苓 陈广皮木防己 川牛膝 生白术 大腹皮 藏红花 炒苡仁嫩桑枝

朱左 诊脉三部弦小而数,右寸涩,关濡、尺细数,舌苔腻黄,见症胸痹痞闷,不进饮食,时泛恶,里热口干不多饮,十日未更衣,小溲短赤混浊,目珠微黄面,色灰暗无华,良由肾阴早亏,湿遏热伏,犯胃贯膈,胃气不得下降。脉症合参,证属缠绵,阴伤既不可滋,湿甚又不可燥,姑拟宣气泄肝,以通阳明,芳香化浊,而和枢机。

栝蒌皮 赤茯苓 江枳实 荸荠梗五分) 薤白头 福泽泻 炒竹茹 鲜枇杷叶 绵茵陈仙半夏 通草 银柴胡 水炒川连 鲜藿佩 块滑石

脉左三部细小带弦,右寸涩稍和,关濡尺细,舌苔薄腻而黄,今日呕恶渐减,胸痞依然,不思纳谷,口干不多饮,旬日未更衣,小溲短赤混浊,目珠微黄,面部晦色稍开。少阴之分本亏,湿热挟痰滞互阻中焦,肝气横逆于中,太阴健运失常,阳明通降失司。昨投宣气泄肝,以通阳明,芳香化浊,而和枢机之剂,尚觉合度,仍守原意扩充。

仙半夏 赤茯苓 银柴胡 绵茵陈 上川雅连 鲜藿香佩兰 广郁金 建泽泻 栝蒌皮 炒枳实 生熟谷芽薤白头 块滑石 炒竹茹 通草 鲜枇杷叶鲜荷梗

呕恶已止,湿浊有下行之势,胸痞略舒,气机有流行之渐,惟纳谷衰少,小溲浑赤,苔薄黄,右脉濡滑,左脉弦细带数。阴分本亏,湿热留恋募原,三焦宣化失司,脾不健运,胃不通降,十余日未更衣,肠中干燥,非宿垢可比,勿亟亟下达也。今拟理脾和胃,苦寒泄热,淡味渗湿。

栝蒌皮 赤茯苓 黑山栀 鲜荸荠梗 薤白头炒枳实 通草 鲜枇杷叶 仙半夏 川贝母 块滑石鲜荷梗 水炒川连 鲜藿香佩兰 生熟谷芽

胸痞十去七八,腑气已通,浊气已得下降。惟纳谷衰少,小溲短赤混浊,临晚微有潮热,脉象右濡滑而数,左弦细带数,苔薄腻微黄。肾阴亏于未病之先,湿热逗留募原,三焦宣化失司,脾胃营运无权。叶香岩先生云∶湿热为粘腻熏蒸之邪,最难骤化,所以缠绵若此也。再拟宣气通胃,苦降渗湿。

清水豆卷 赤茯苓 银柴胡 鲜枇杷叶 鲜荷梗 黑山栀 炒枳实 块滑石 仙半夏 川贝母 通草 谷麦芽 川黄连 鲜藿香佩兰 栝蒌皮 荸荠梗

门人余继鸿接续代诊。小溲浑赤渐淡,胃气来复,渐渐知饥。头眩神疲,因昨晚饥而未食,以致虚阳上扰也。脘痞已除,午后仍见欠舒,良由湿热之邪,旺于午后,乘势而上蒸也。脾胃虽则渐运,而三焦之间,湿热逗留,一时未能清彻。口涎甚多,此脾虚不能摄涎也。今拟仍宗原法中加和胃运脾之品。

清水豆卷 赤茯苓 块滑石 鲜枇杷叶 鲜荷梗黑山栀 生于术 通草 仙半夏 谷麦芽 炒枳实鲜藿香佩兰 杭菊花 栝蒌皮 川贝母 橘白络 荸荠梗

饮食渐增,口亦知味,脾胃运化之权,有恢复之机,小溲赤色已淡,较昨略长,湿热有下行之势,俱属佳征。神疲乏力,目视作胀,且畏灯亮,此正虚浮阳上扰也。口涎渐少,脾气已能摄涎。舌苔薄腻,而黄色已化,脉象右寸关颇和,左关无力,两尺细软,邪少正虚。再拟温胆汤,加扶脾宣气,而化湿热之品,标本同治。

清水豆卷 赤茯苓 川贝母 鲜枇杷叶 鲜荷梗 生于术橘白络 谷麦芽 杭菊花 广郁金 生苡仁 炒竹茹仙半夏 鲜藿香佩兰 通草 建兰叶

此方本用枳实、栝蒌皮二味,因大便又行兼溏,故去之。

腹胀已舒,饮食亦香,小溲渐清,仅带淡黄色,昨解大便一次颇畅,作老黄色,久留之湿热滞浊,从二便下走也。今早欲大便未得,略见有血,良由湿热蕴于大肠血分,乘势外达,可无妨碍。脾胃运化有权,正气日渐恢复,当慎起居,谨饮食,不可稍有疏忽,恐其横生枝节也。再与扶脾宣化,而畅胃气。

生于术 朱茯苓 通草 鲜荷梗 鲜藕节 清水豆卷橘白络 川贝母 仙半夏 生苡仁 谷麦芽 京赤芍炒竹茹 杭菊花 建兰叶 荸荠梗

脾胃为资生之本,饮食乃气血之源,正因病而虚,病去则正自复。今病邪已去,饮食日见增加,小溲渐清,略带淡黄,三焦蕴留之湿热,从二便下达,脾胃资生有权,正气日振矣。舌根腻,未能尽化,脉象颇和,惟尺部细小。再与扶脾和胃,而化余湿。

生于术 朱茯苓 谷麦芽 鲜荷梗 鲜建兰叶 清水豆卷橘白络 豆衣 仙半夏 生苡仁 炒杭菊 炒竹茹 鲜藿香佩兰 通草

脉象渐渐和缓,脏腑气血,日见充旺,病后调养,饮食为先,药物次之。书云∶胃以纳谷为宝。又云∶无毒治病,十去其八,毋使过之,伤其正也。补养身体,最冲和者,莫如饮食。今病邪尽去,正宜饮食缓缓调理,虽有余下微邪,正足则自去,不必虑也。再与调养脾胃,而化余邪。

生于术 橘白络 谷麦芽 鲜荷梗 清水豆卷生苡仁 佩兰梗 建兰叶 朱茯神 生淮药 豆衣炒杭菊 鲜佛手 通草

病邪尽去,饮食颇旺,脉象和缓有神,正气日见充旺。小便虽长,色带黄,苔薄腻,余湿未尽。四日未更衣,因饮食多流汁之故,非燥结可比,不足虑也。当此夏令,还宜慎起居,节饮食,精心调养月余,可以复元。再拟健运脾胃,而化余湿。

生于术 栝蒌皮 川贝母 鲜佩兰三钱) 清水豆卷 朱茯神 生苡仁 通草 鲜荷梗 橘白络生熟谷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