胸脘痛渐减

日期: 2020-03-18 02:29 浏览次数 :

旧有胸脘痛之通病,今新产半月,胸脘痛Daihatsu,痛吗呕吐拒按,饮食不纳,形寒怯冷,舌苔薄腻而灰,脉象左弦紧右迟涩。新寒外受,引动厥气上逆,食滞交阻中宫,胃气不得下跌,颇虑痛猛增变。急拟解痉理气,和胃消滞,先冀痛止为要着,至于体质亏虚,一时无暇顾及也。

桂枝心 仙三步跳 左芦橘 栝蒌皮 广陈皮 薤白头 云茯苓个 大砂仁 川楝实 延胡索 枳实炭炒谷麦芽 陈五指橘 神仁丹

服用两剂,胸脘痛渐减,呕吐渐止,谷食没味,头眩心惊,苔薄腻,脉左弦右迟缓。此营血本虚,肝气肝阳上升,湿滞未楚,脾胃运化无权。今拟柔肝泄肝,和胃畅中。

炒白芍 川川楝子 延胡索 云茯苓个 仙三步跳陈广皮 栝蒌皮 薤白头 紫大红袍大砂仁紫石英 陈五指香橼 炒谷麦芽

痛呕均止,谷食减弱,头眩游痛症。原方去延胡索、川楝实,加制香附、朱雀齿。

胸脘痛有年,反复检举揭露,今痛引胁肋,气升泛恶,夜不安寐,苔薄黄,脉左弦右涩。良由脾虚不能够养肝,肝气横逆,犯胃克脾,通降失司,胃不和则卧不安,肝为刚脏,非柔不克,胃以通为补,今拟柔肝通胃,而理气机。

生白芍 金铃子 左金丸 朱茯神木 仙半夏北秫米 旋复花 真新绛 炙乌梅 瓦楞 川贝母 姜水炒竹芽

胸胁痛轻微减少,而风疹不寐,头眩泛恶,内热口燥,不思纳谷,腑行燥结,脉弦细而数,舌边红苔黄。

气有余便是火,火内炽则阴伤,厥阳升起无制,胃气逆而不降也。肝为刚脏,济之以柔,胃为燥土,得阴始和。今拟养阴柔肝,清燥通胃。

川石斛 生白芍 川楝实 左金丸 川药实 朱伏神黑山栀 乌梅肉 珍珠母 黄龙齿 瓦楞 全栝蒌马蹄

胸脘痛已延匝月,痛引胁肋,纳少泛恶,舌质红苔黄,脉弦而数。良由气郁化火,销烁胃阴,胃气不降,肝升太过,书所谓暴痛属寒,久痛属热,暴痛在经,久痛在络是也。当宜泄肝理气,和胃通络。

生白芍 金铃子 左金丸 黑山栀 川石斛 川药实栝蒌皮 黛蛤散 旋复花 真新绛 瓦楞 带子菜瓜络

两剂后,痛减呕止,原方去左金丸,加南黄参、合欢皮。

朱童 脘痛喜按,得食则减、脉象弦迟,舌苔薄白,中虚受寒,肝性子滞。拟小建中汤加味。

大白芍 炙甜根子 铁观音心 云茯苓块 陈广皮 春砂壳乌梅肉 全秦哪 煨姜 干枣 食糖

韦左 脘腹疼痛,延今两载,饱食则痛缓腹胀,微饥则痛剧心悸,舌淡白,脉左弦细、右虚迟。体丰之质,中气必虚,虚寒气滞为痛,虚气散逆为胀,肝木来侮,中虚求食。前投大小建中,均未应效,非药不中用,实病深药浅。原拟小建中加小山菜汤,合荆公妙香散,复方图治,奇之不去则偶之之意。先使肝木条畅,则中气始有衡量也。

大白芍 炙乌拉尔甘草 大红袍心 潞中灵草 银州柴草 仙羊眼半夏云茯苓个 陈广皮 乌梅肉 全西当归煨姜 美枣 食用糖 妙香散方 海腴 炙黄 淮山薯 茯苓皮神 龙骨 远志 包袱花 雅客 甘草

上药为末,每一日服二钱,陈酒送下,如无法吃酒者,南瓜泥亦可。

原按∶韦君乃齐齐哈尔人也,病延二载,所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之方约数百剂,均不应效,特来申就医,经连诊玖遍,守方不更,共服十七剂而康复矣。旧有脘痛,今痛极而厥,厥则牙关拘紧,四肢逆冷,神志昏沉,超时而苏,舌薄腻,脉沉涩似伏。良由郁怒伤肝,肝气横逆,痰滞互阻,胃失降和,肝胀则痛,气闭为厥。木喜条达,胃喜通降,今拟疏通气机,以泄厥阴,宣解表滞,而畅中都。

银州柴草 大白芍 清炙草 枳实炭 金铃子延胡索 川郁金 白木香片 春砂壳 云茯苓块陈广皮炒谷麦芽 苏合香丸

服用两剂,厥定痛止,惟胸脘饱闷嗳气,不思纳谷,腑行燥结,脉左弦右涩。厥气渐平,脾胃不和,运化失其常度。今拟柔肝泄肝,和胃畅中,更当怡情适怀,以助药力之不逮也。

全西当归 大白芍 银州柴草 云茯苓皮 陈广皮 炒枳壳川郁金 川楝实 白木香片 春砂壳 全栝蒌 五指橘炒谷麦芽

黄妪 大怒之后,即胸脘作痛,痛极则喜笑不能够自禁绝,笑极则厥,厥则人事不省,牙关拘紧,四肢逆冷,超时而苏,日发十余次。脉沉涩似伏,苔薄腻。此郁怒伤肝,足厥阴之逆气自下而上,累及手厥阴经,气闭则厥,不通用准则痛,气复返而苏。经所谓大怒则形气绝而血菀于上,招人薄厥是也。急拟疏通气机,以泄厥阴,排毒在是,止厥亦在是,未敢云当,明哲裁正。

川郁金 合欢皮 川楝实 延胡索 朱茯神木 炙远志黄龙齿 白木香片 春砂仁 陈广皮 瓦楞 金器苏合香丸

投剂以来,痛厥喜笑均止。惟胸脘痞闷,嗳气不能够饮食,脉象左弦右涩。厥气虽平,脾胃未和,中宫运化无权。今拟泄肝通胃,开扩气机,更当适情怡怀,淡薄滋味,不致反复为要。

大白芍 川楝子 代赭石 旋复花 朱茯神木炙远志 仙羊眼半夏 陈广皮 春砂仁 制香附 川郁金手柑 炒谷麦芽

操烦谋虑,劳伤乎肝,肝无血养,虚气不归,脘痛喜按,惊愕少寐。前方泄肝理气,已服多剂,均无效,今仿金匮肝虚之病,补用酸,助用苦,益以甘药调之。

大白芍 炙乌拉尔甘草 川川楝子 炒枣仁五梅子 阿胶珠 左牡蛎 黄龙齿 炙远志 朱茯神木潞中灵草 橘皮 白砂糖

胁乃肝之分野,肝气入络,胁痛偏左,转侧不利,脑仁疼纳少,甚则泛恶,自冬至节春,痛势越多。

先哲云∶暴痛在经,久痛在络,仿肝着病例治之。

旋复花 真新绛 大白芍 金铃子 左金丸橘白络 炒春笋 春砂壳 当归身须 菜瓜络 川郁金紫降香

少腹痛

董左 少腹为厥阴之界,新寒外束,厥气失于疏泄,宿滞互阻,阳明通降失司,少腹作痛拒按,头疼泛恶,临晚形寒身热,小溲短赤不利,舌苔腻黄,脉象弦紧而数。厥阴内寄相火,与少阳为表里,是内有热而外反寒之征。寒热夹杂,表里并病,延今两候,病势有进无退。急拟和解少阳,以泄厥阴,通畅气机,而通阳明。

软山菜 黑山栀 清水豆卷 京赤芍 金铃子延胡索 枳实炭 炒竹茹 陈橘核 福泽泻路路通 甘露消毒丹

前投疏泄厥少流畅阳明,已泰山压顶不弯腰两剂。临晚寒热较轻,少腹作痛亦减,惟脑仁疼不思纳谷,腑气不行,小溲短赤,溺时管痛,苔薄腻黄,脉弦紧较和。肝失疏泄,胃失降和,气化比不上州都,膀胱之湿热壅塞溺窍也。前法颇合病机,仍从原意增添。

山菜梢 干净的水豆卷 黑山栀 陈橘核 金铃子 延胡索路路通方通草 福泽泻 枳实炭 炒竹芽 水栗梗滋肾通关丸

经行忽阻,少肠胃痛痛拒按,痛引腰胯,腰腹屈而难伸,小溲不利,苔薄腻,脉弦涩,良由蓄瘀积于下焦,肝特性滞,不通用准则痛。急拟疏气通瘀,可望通用准则不痛。

全土当归 紫红根 益母草 抚芎 金铃子 延胡索制香附 大砂仁 生蒲黄 五灵脂 多头尖 琥珀屑

病本湿温,适值经行,寒凉郁遏,湿浊阻于中宫,旧瘀积于下焦,招致少腹作痛,小溲淋沥不利,胸痞泛恶,不能纳谷,舌苔灰腻,脉左弦涩,右濡缓,病情夹杂,最难发轫。急拟通气去瘀,苦降淡渗。

藿香梗 仙半夏 姜川连 三头尖 淡吴萸赤茯苓皮 枳实炭 延胡索 生蒲黄 藏红花 五灵脂福泽泻 乌芋梗 滋肾通过海关丸

吉左 风冷由脐而入,引动寒疝,脐腹攻痛,有形积块如拳,形寒怯冷,肠鸣,不能够饮食,舌苔白腻,脉象弦紧。阳不营业运维,浊阴凝聚,急拟温通阳气,而泄热邪。

桂枝心 炒白芍 金铃子 延胡索 熟附块 小茴香 大砂仁 台乌药 云茯苓 细青皮 陈橘核 淡吴萸 枸橘

虫痛

龚童 腹部疼有年,猝但是来,截但是止,面黄肌瘦,舌光无苔,脉象虚弦。此血虚生湿,湿郁生虫,虫日积而脾愈伤,脾愈伤而虫愈横也。当崇土壤化学湿,酸苦杀虫,以虫得酸则伏,得苦则安之故。

生白术 云茯苓个 大白芍 乌梅肉 金铃子 陈广皮使君肉 陈鹤虱 白雷丸 开口花椒

原按∶虫痛一症,儿童最多,其别即在面黄与阵作之间,此方屡试屡效。惟随症之新久,病之虚实,而加减施用。使初起者,可去苍术、白芍,加芜荑,延胡索,重在杀虫,以其脾胃还未伤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