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宗气出于鼻而为臭

日期: 2020-03-18 18:43 浏览次数 :

鼻塞不闻香臭者,俗谓肺寒,而用解利辛温之药不效,殊不知多因培清养阴素有火邪,故遇寒便塞也。治法清肺降火为主,佐以通气之剂。如原无鼻塞旧症,但有时偶感风寒而致窒塞声重,或流清涕者,自作风寒治之。然气虚之人,气弱不可能回涨,则鼻塞滞,所谓九窃不通,肠胃之所生也,多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补中益气汤自通。

鼻中生肉赘,臭不可言,痛不可摇,以白矾加 砂一点点,吹上化水而消,内服清湿热之药。

肺风红鼻方

苍耳散

芎犀丸

治鼻流涕不唯有,鼻塞发烧。见前头加速踏板。

茄花 红赤小豆 共为细末,吹之,不一次而愈。

鼻衄不仅仅,用乳高烧灰存性,细研水服,并吹鼻中。又方,用白芨末,新汲水调性格很顽强在大喜大悲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。

肺开窍于鼻,阳明胃脉,亦挟鼻上行脑,为元神之府,鼻为命门之窍,人之中气不足,清阳不升,则头为之倾,九窍为之不利。《经》曰∶天气通于肺。若肠胃无痰火积热,则平时回升皆清气也。故十六经脉八百七十九络,其气血皆上涨于面,而走空窍,其宗气出于鼻而为臭,谓阳气宗气者,皆胃中生发之气也。若因饥饱劳役,损害脾胃,则生发之气弱,而营业运维之气不可能回升,乃邪塞空窍,故鼻不利而不闻香臭也。治法宜养胃实营气,阳气宗气上升则通矣。然《难经》云∶心主五臭,肺主诸气。鼻者,肺窍也。反闻香臭者,何也?盖以窍言之肺也,以用言之心也。若因卫气失守,寒邪客于头面,鼻亦受之,不可能为用,是以不闻香臭矣。《经》云∶五气入鼻,藏于心肺,心肺有病,鼻为不之利也。视听明而荫凉,香臭辨而慈祥,治法宜先活血邪,后补胃气,使心肺之气,得以通行,则鼻利而香臭闻矣。

菖蒲散

又法,用湿纸数十层,安顶中,以火熨之,纸干立止。又法,以线扎中指中节,左孔出血,扎左指,右孔扎右,两孔出,俱扎。

治鼻 肉。盖 肉因胃中有食积,热痰流注,故宜兼治其本。

鼻流浊涕不独有者,名曰腰痛。乃风热烁脑,而液下渗或黄或白,或带血如脓状,此阳虚之症也。《经》曰∶脑渗为涕。又曰∶胆移热于脑。《原病式》曰∶如以火烁金,热极则反化为水。然究其原,必肾脾虚而不可能纳气归元,故火无所畏,上迫肺金,由是津液之气,不得降下,并于空窍,转浊为涕,津液为之逆流矣。于是肾肝愈虚,有升无降,有阳无阴,阳虚则病,阴绝则死,此最宜戒怒以养阳,绝欲以养阴,断爆炙,远酒面,避防作热,然后假之良医,滋肾清肺为君,开郁顺气为臣,补阴养血为佐,俾火息金清,降令肾行,气畅郁分,清窍无壅,阳开阴阖,相依据相附,脏腑各司乃藏,自换以培其根,药饵以却其病。问有可愈者,苟或骄恣不慎,或误投凉药,虽仓扁无法使其长生矣。

藏菖蒲 皂角 为末,每用一钱,绵裹塞鼻中,仰卧片时。

治鼻内窒塞无法,不得喘息。

治鼻不闻香臭,多年不愈者,皆效。

带下神方

鼻为呼吸之门户,热气蒸于外则为肺风赤鼻,不独因于酒也。热气至于内,则为息肉鼻疮,故 肉者,上焦积热,郁塞而生也。

用生葱分作三段,早用葱白,午用中段,晚用葱未段,塞入鼻中,令气透方效。

凡鼻头白者,血亡出。赤者,血热也。盖面为阳中之阳,鼻居面中,一身之血,运至面鼻,皆为至清至精之血。若血亡无以运,则色白而不荣,血热而沸腾,则独红并且赤,盖肺之为脏,其位高,其体脆,性畏寒,又恶热,故多酒之人,酒气熏蒸,则为鼻准赤,得热愈红,热血得冷则凝,污而不行,故色紫黑。其治之法,亡血者,温补之;热血者,清利之;寒凝者,化滞生新,四物汤加酒芩、酒红花之类;气弱者,越发黄 以运之,其酒 鼻,治法亦然也。久患鼻浓涕极臭者,即名脑漏。阴虚者,补中解表汤。阴虚者,麦味干地黄汤。

芦枝叶 连壳 川红玄参 桑白皮 共为细末,每性格很顽强在千难万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三钱,乌拉尔甘草汤下,再用后上药。

治鼻流浊涕不仅仅,名曰气短。

蝴蝶矾 细辛 川白芷 为末,以旧绵裹药,纳鼻中,每每换之。

济世方

雄黄 麝香 明矾 半夏 硫黄 共为细末,早晨用水调搽,临睡根据些,饮淡酒,能戒酒更妙。

辛荑仁 猪耳 香白芷 薄莲花茎 为末,每服二钱,葱茶清,食远调下。